飞进精神病院|(叁)我在童话里杀了自己

文/April

抑郁症(depression),抑郁症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自卑厌世、麻木僵化甚至企图自杀为主要临床特征。心理学家史培勒说过:“抑郁症往往袭击那些最有抱负,最有创意,工作最认真的人。”

早晨和K小姐聊天,她说你知道微博上有个写童话的作家自杀了吧,叫普二丁,好像没死。我说有看她自杀的消息,当时很震惊,因为她写的都是美好的童话啊。K小姐说,她脑洞奇大,你去看看会喜欢的,好温暖的小姑娘,怎么说自杀就.....后来我就上微博搜了一下,她有抑郁症,还挺重的。

抑郁症,很多人在被困在低落里的时候都会怀疑自己是否得了抑郁症,毕竟,周围经常有言语说谁谁得了抑郁症,但抑郁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心情低落、焦虑、不想社交以及失眠,平常有了这些症状算是抑郁么?

这个病,离大家那么近又那么远。

抑郁症是属于心境障碍的一种。心境障碍,又称为情感性精神障碍,是以显著而持久的情感或心境改变为主要特征的一组疾病,一般指情感的高涨或低落,伴有相应的认知和行为改变,往往有反复倾向,间歇期精神状态基本正常。

按照情感的相位特征,把心境障碍分为两大类:

1.既有躁狂又有抑郁发作者称为双相情感障碍,又称躁郁症。

2.反复出现躁狂或抑郁发作,称为单相情感障碍,即是躁狂症或者抑郁症。

抑郁症发作表现是多方面的,但抑郁心境、兴趣或愉快感丧失是抑郁症的核心症状。所以大家会发现,抑郁症患者大都表现的不开心,情感基调都是忧伤、低沉、沮丧,甚至悲观绝望,对生活也丧失了热情和乐趣。

 在心理科的时候,有些抑郁症的患者是不愿意聊天分享自己情绪的,但也有对自己现在状态感到很痛苦,想要寻求帮助的。在每天医生查房的时候,每一个医生都有一个会谈室,有沙发和椅子,他们主治的病人,都坐在房间里,和医生分享他们现在的状况。每一次大概持续2、3个小时。

在一次查房谈话的时候,有个抑郁症的病人留下的印象特别深刻,他大概和医生聊了四五十分钟。是一个年轻人,大概就24岁左右,在大学的时候就发病了,一直到现在几年时间里,深受困扰。

聊天时,他经常提起关于父母不及时带他就医,他在家里不受重视,没人关心他的状况,每次来就医都是他自己主动提出的;这个社会不公,对于抑郁症患者的歧视,找工作不顺利,觉得很多人对他是充满恶意的;还有他在大学发病前谈的女朋友,知道前女友要结婚的消息时,一夜都没睡,觉得自己辜负了她,没用的自己无法给她幸福,但我知道她肯定还是喜欢我的,只是因为我生病了······他越说越激动,医生也就没继续追问。

后面有谈及自杀,他说我有尝试过三次但都没有成功,我最近又萌生了自杀的想法,所以觉得病情又加重了,就又来了医院,我现在只有在医院呆着才安心。

到此,大家已经能感受到抑郁症情感的基调了,抑郁症患者还有自我评价过低、精神运动迟说,是心理和生理的双重不适。

其实,相较于心情波动,病入膏肓之态是加缪笔下的局外人——“母亲死了,我一滴泪也掉不出来······”,即,对一切都麻木,于世界而言我不过是局外人。

电影《超脱》(Detachment)形容的就是这样一种与现实疏离的状态,这绝对是一部能够让抑郁症患者郁上加郁的电影。

当我们对于我们所遭受的任何事情都无动于衷,因为不能改变也无力改变的时候,世界是不是就达到了一种集体抑郁和麻木的状态。

我们变成一个个孤立的原子,仿佛一切都与我们无关,当一切都无关了,自然存在的意义也接近于无。

春天的时候,有几件高校教师和天才少年因抑郁症自杀的事情,根据他们的临别书,大体是已经看透了这个世界的所有,却无法对有瑕疵的部分做出改变,由此陷入一种恶性循环之中。

不少人喜欢用一句心理素质差、对父母社会不负责任来了结。原因当然不可能是单方面的,或许真正剖析出患病的原因,也就知道我们这个社会病态的原因了。


(电影《超脱》开头引用加缪的话:我的灵魂与我之间的距离如此遥远,而我的存在却如此真实。)

在那年秋季枯燥,灰暗而瞑寂的某个长日里

沉重的云层低悬于天穹之上 

我独自一人策马前行 

穿过这片阴沉的,异域般的乡间土地 


评论
热度 ( 9 )

© 阿莓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