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进精神病院|(壹)我们都是智慧生物

文/April

默默发福的陈奕迅有首歌,KTV必备金曲之《孤独患者》,很多人把自己称为外向的孤独患者,在夜晚独自舔伤口,自我拉扯,摊开伤口,任人宰割 。

然而真正的Asperger症候群(无智力缺陷甚至高智商)患者并没有没这么文艺。他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被主流社会接受,很多也受不到社会帮助。

几年前在我家楼下有个女孩,她大我一岁,个子很高,不会说连贯的话,不和同龄人玩,绕着大院的楼一圈一圈走,眼神呆滞,只认识家里人。她父母又生了一个妹妹,虽然不富裕,但也是把妹妹当公主养着,而傻姐姐只是一个智商永远停留在三四岁的人,蹲在家门口院子挖土,路过的人避而远之。

最后,在我上大学那年,她走丢了,回不来的那种。

她就是患了自闭症那种小孩,呆着信息闭塞的小城市,有着容易放弃的父母,没有接受治疗,没有足够的关心和照顾。脏兮兮的外表和傻癫的模样是她离开这个世界最后的样子。

以前看《雨人》的时候,只顾着感慨小汤哥好帅啊,以及雷德曼(达斯汀.霍夫曼饰)在赌场时超神的表现,而没有过多关注角色设定以及导演真正想要唤起关注的——自闭症。

《雨人》,“Rain man”,取自主角名字“Raymond"的谐音,电影获得成功之后慢慢的”雨人“就成了自闭症患儿的一种称法。更重要的是,在电影成名之后,让很多人知道了自闭症,这个病以前只有一小部分专家了解,现在这层隐秘的面纱被掀开。在此前很久的几十年里,自闭症都被淹没在社会不想提不知道怎么提的情绪中。

大陆影片,由李连杰、文章和桂纶镁主演的《海洋天堂》也是同样题材,以一种更急切的手法向我们展现了孤独症儿童在家庭和社会中尴尬的角色。不少人感慨是中国版《雨人》。

之后不久,学院里和当地的自闭症儿童福利院做了一个志愿者合作项目,我就去找了相关资料,最后发现这个项目只是拍照集学分的大学生活动,没有组织培训如何与患儿相处,一个月一次,一群人去展现了照片中的一派祥和后又匆匆离开,来来去去,一批又一批。

这种活动对自闭症儿童真的有作用么?还是面子工程下的利用呢?

自闭症一般指儿童孤独症,男性多见,起病于婴幼儿时期。但自闭症患儿并不是全部都存在智商障碍,智力正常的被称为高功能孤独症。大部分表现在言语障碍,行为刻板,兴趣狭隘,人际交往障碍。

在精神病院的儿少科,有个六岁的小男孩,他在正常上学,会定期来做治疗。第一次见他是在娱乐室,那时候我和我同学正在跟一个双相情感障碍的女孩聊天,唱歌。他和他妈妈坐在旁边,自己玩着小猪玩偶,自己一人三角,拿着三只小猪和一条口香糖演起了情景剧。

我凑过去和他聊天,他也不看我,对我有防备的转向另一边。我学小猪叫,问她我能不能和你一起玩,最后他拿出第四只小猪给我,同意我加入了。

顺着他的剧本,最后小猪一家四口因为一条口香糖而分家了。他走之前把口香糖留给了我,但全程没和我有过眼神接触,讲话语调变化也不大。并且他妈妈是个很温柔的人,对孩子轻声教育,临走还对我说抱歉孩子给你添麻烦了。

自闭症患者最大的痛苦可能就是他们生活在一个不为他们建造的世界。这个世界需要正常社交才会被群体接受认可,对于他们,这就像是IOS系统搭载在安卓机上,但不能说这个系统是坏的。如果世界上“自闭症”的人占大多数,那我们通常意义上的“正常”人也会被认为是不正常,因为我们太喜欢社交和说话,不能集中精力很容易分心。

正如自闭症群体在网络上创建的“Neurodiversity”(神经多元化)一样,人类的认知也是一样多元化的。

70年前Asperger先生的教育理念是,有包容心的上司,体贴的老师,相信他们孩子潜力的父母,支持的社会。

毕竟,单凭他们能看见我们的世界,而我们却看不见他们的世界这一点,我们就输了。

而我们也可以为他们寻找到这个世界简单生存法则。


评论
热度 ( 1 )

© 阿莓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