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循环模式

文/藕叔

全天下最悲伤的人莫过于西西弗斯。《荷马史诗》里西西弗斯触犯众神,宙斯为了惩罚他,让他把一块巨石推上山,每当推上去的时候,石头又滚下来,这个悲催的人一生都在推石头中度过,慢慢耗尽生命。

全天下的故事被抽离出情节都能总结出一个最终的母题,这种母题自古至今、纵横天下通吃,结构主义学家干的就是这个事,要不罗兰·巴特一群人怎么由希腊神话写出本《符号学》呢。今天所有的故事都脱离不了这些母题,天下再无新事。比如《盗梦空间》是连环模式,《灵异第六感》是反转模式。

西西弗斯肢解后最终得出的结构就是循环模式,从一个点原封不动的回到这个点。这个模式也被众多电影运用过,一个经典的例子就是《恐怖游轮》。恐怖游轮里的Jess费尽心机也永远逃不出那个破船。

再比如,中国神怪故事里喝不了孟婆汤的游魂们,夜复一夜地在奈何桥底下晃来晃去。

然后你会发现,这种循环模式常常被运用在恐怖悬疑题材中,原因很简单,比起视觉上刺激性的恐怖,这种源于心里的恐怖才是最恐怖的。

如果每天都在做同样的事该怎么办?今天早上吃煎饼果子时候遇见小明了,而且碰巧没带钱,向小明借了钱,买了煎饼,结果上学路上把煎饼又掉了。第二天早上这件事情又发生了,第三天、第四条······周而复始。也可以自行想象一直绕着操场跑步一直跑到世界末日那天。你说我寻死还不行么,偏偏死不掉啊,每天早上以同样的方式又睁开了双眼。

从工业生产开始之后,我们每个人都变成了西西弗斯。当机器取代生产后,分工劳动开始,圈人运动取代了圈地运动。一个可以造出一个桌子的木匠,变成一个只能刷油漆的油漆工,于是他开始在流水线上重复刷油漆工,刷得太多了,于是他变成了油漆专家,天知道人本来是个能造桌子的艺术家啊。以前并没有专家,只有通才,所以自从专家出现之后,世界上便再也出不来大师了。我们现在的大学教育就在培养着一个个社会大机器的螺丝钉,区别在于,大学生是标准件,什么都能用,研究生只能是用来装门的螺丝钉,博士生已经变成除了这扇门,什么地方也不能用的螺丝钉。

其实生活中大多数人都是西西弗斯。每天早上八点到晚上六点,你把这个石头推上去了,晚上六点到早上八点石头又滚下去了,如此而已。

因此,人们总是在寻求生活上的刺激,为了缓解西西弗斯效应,抹去心中的恐惧、不甘和无奈。随之,社会也变得越来越混乱,毕竟,所谓的“新”事已经不存在了。

皇帝自古以来就在找长生不老药,怎知道,其实在找虐啊!

民间有言,坏人长命,很有道理。

怎么惩罚一个人才是最残酷的呢?让他以同样的方式再活五百年吧。

 


评论 ( 4 )
热度 ( 12 )
  1. 点滴汇成黑洞小泽姨妈红 转载了此文字
  2. 小泽姨妈红阿莓伽 转载了此文字

© 阿莓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