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顶之下》改变了什么

文/藕叔

时隔两天写这个又是一个失效的评论,为自己找理由说,我们不仅在事件当下热议,更要关注事件带来的连锁反应和后续效果。写这个不提《穹顶之下》新媒体运作,也不批评细节bug,只提一点感触和敬畏。

今天早上点开Apple app store,发现包括PM2.5、全国空气质量指数、墨迹等空气质量相关app的搜索、下载和评论量都骤增,在3月1日、3月2日的评论很多表示是受柴静视频影响下载的。

雾霾危害这两年可谓人尽皆知,看这个纪录片(或者说是演讲?)之前,我就想这个能带来多大效应呢?柴静以一种相当平静的语气将数据+事件追踪+心理攻陷融为一体,完整的还原了雾霾在中国的状况,这是她擅长的。说到震撼到也不至于,比片子相比,在华北生活的人每天都在经历片子里的生活罢了,切身的感受永远比纪录片来的真实。况且,片子更多指向的是有关部门和政府的问责,看完了,我还是在想,这个真的能引起重视么?

视频发布后,除了发布平台人民网和旗下《环球时报》没有一家传统纸媒对于此事件作出回应。与之相反,网络上激起巨浪,由一开始的事件讨论演化成对柴静本人的讨论,网友的脑洞永远如此深远。不过,今天早上看见app store的热门搜索情况,柴静此举不论能否直挑相关政策(这就要靠代表们两会期间的努力了),确实是对个体生活带来了正面效应,这个效应的长短有待考量,毕竟由重大事件带来的影响都是呈正态分布曲线,虽然柴静斥资一百多万想要带来的绝对不止个体关注那么简单。新闻人大多都有种悲悯天人的救世主心理,妄图自己能改变世界,拯救人类,详情参考马克思。你也许要说了她只想拯救自己的女儿罢了,这又何妨呢?把保护所爱之人的爱扩大了就能影响几天的舆论走向,这样的爱未免也太大了。

中青报曹林的《评论写作十讲》,开篇就提到一个问题,写评论是一件特别尴尬的事情,事件刚出来就要写,这样写出的东西根本没有深度,也许以后看来会漏洞百出,也没有深度报道带来的影响力大,但是,一点影响力也是影响力,你想想,你的文字在人类历史长河里影响了那么一瞬,想想是不是有点小激动。

我们都知道新闻评论提出的问题无非是那些,问责问了几年、十几年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正如很多人大代表提出的议案提了那么多年也不过是在网络上引起当时的关注而已。可是,不能因为这样,我们就不去做,不去关注。是,悲悯天人看起来是很有圣母光环,现在人喜欢负能量比正能量多一点,因为正能量代表政能量或者心灵鸡汤,然后去混淆是非善恶丑美,去跟风喷粪露出爪牙,去伸展在现实生活中压力到极致的那根弦。网络上永远有你想象不到的恶意。

不过做人嘛,基本底线还是要有的,就是我们永远都不应该去当那只蛇去反咬农夫一口,毒液很毒,毒至心髓,逼人退步,到最后再也没有农夫出现了。

纪录片《互联网之子》讲述的是Aaron Swartz为了争取互联网社区信息开放作斗争的故事,这场斗争触及太多利益最后以这个年仅26岁的天才少年结束自己生命为终结。今年获奥斯卡纪录片的《第四公民》里Edward Snowden的一句话触人泪点:“不管在我身上发生什么事情,你和Glenn都要继续报道。”这两个青年人都是以生命为担保去履行不是他们职责的事,你会觉得他们故作天降大任的状态么?

这些这些斗争在中国暂且还没有出现,根据我们模仿的这个脚步,现在已经出现蛛丝马迹,而且也不能担保以后不会出现,到那时候,在中国,会不会有Swartz和Snowden?

最后插个话,柴静在片中提到自己是一个前记者,也就是出于一个公民的公益的立场去进行这次活动,所以那些说是夹带私货的恶言也散了吧,人本血肉之躯,只有机器才能做到第三方立场,既然已经说是前记者,就别要求那么高了。况且在中国那么一个自古柔情多似水、感情澎湃并发的国度,想让记者做到第三只眼也属不可完成任务之一,我们都喜欢煽情不是么?

 


评论
热度 ( 10 )

© 阿莓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