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世间哪有那么多两全

文/藕叔

上礼拜去教堂,牧师说了个故事,不知道大家听过没有。

从前教堂里有个守门人。教堂里祷告的人突然接了紧急电话,急忙跑出去把包给丢在座位上,守门人看见想把包给他送过去,这时候有个声音告诉他,不要去,守门人就没去。后来进来个一个乞丐,看见包,乞丐悄悄想拿着包走掉,守门人看见想拦住他,声音又告诉他,不要去,守门人忍住了。然后又有一个人来祷告坐在丢包人的座位上,当他祷告完走出门口时正好丢包的人回来找包了,两个人大吵起来,守门人想去劝架说包是乞丐拿走的,这人是无辜的,声音又告诉他,不要去。守门人急了,说我实在忍不住了,劝架成功。晚上,上帝来责问守门人,说我几番让你不要轻举妄动,你为什么不遵守神的旨意呢,你可知道,那被误会的人急赶着坐船,那船晚上遇见风浪出了事。那个乞丐因为被追上,没有钱吃饭,晚上被饿死了。

牧师说这个故事是想告诉我们凡是三思,不要妄行,遵守神的旨意,以免出现一包换两命的悲剧。

排除故事里的bug和蝴蝶效应的部分还让我思索的是,到底包和性命哪个重要?

毫无疑问是命重要。但,很多时候,在某种限制之下又不是这样——职业。

前两天看一本书《主编死了》,作者是美国《新闻周刊》中文刊前执行主编陈序。他在书里说了一件事:

那天是2001年美国东部时间的9月11日。身为当时的《青年报》头版编辑,我对这个日子无法释怀。

第一架飞机撞上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大楼时,上海已是晚上。我少见地提前编完了版,约朋友喝咖啡。离开那台安放在晚班编辑部办公室中央用于接收新华社专线的386电脑时,我看到刚刚更新的一条快讯,只有一句话:一架飞机撞上纽约市内一幢建筑物。“民用航空器驾驶牌照看来确实不能发太多。另外,这不是我的菜。”我一边想,一边提醒当班的国际版编辑跟进。

离开办公室15分钟后,诺基亚手机没电了。因为联系不上我,第二天上市的头版和特别报道版是由其他同事代为编辑的。我在报摊上买了报纸,站着看完了所有紧急策划的特稿版面,第一个念头不是惭愧和感恩,而是:“该死!我能争到更多版面!”

在911沉重的事件面前,对于一个主编他不是哀痛事件的悲惨,他的第一反应是如何去报道这件事情以及我为什么没有争取到更多的版面,你觉得冷血么。稿子比命重要。

这段时间,新闻界又被骂的很厉害,包括《人物》上那篇《惊惶庞麦郎》和《深圳商报》处理姚贝娜事件,再久点儿追溯到年初踩踏事故后对复旦女生的报道。现在写这方面的评论以及失去了该有的时效应,而且有点嚼剩饭,姑且算一己之见吧。

关于庞麦郎的那篇报道,报道记者94年,在不依据年龄给记者水平加标签的情况下,我还是觉得让任何一个人写不一定会写的比她好。本身对待庞,起初我们不都是怀着看客和搞笑的心把他看作凤姐一样的靠怪行来博出位的草根么。看完报道又口口声声讨伐《人物》没人文关怀,要关爱庞麦隆,你是不是还要帮他出唱片了啊。还能有人真觉得他唱歌好听不成,还不准我说了不成。如果这真成为一个审美畸形的世代,那才是可怕之处。这个时代,关于文化的最大问题,就是精英主义的消解,大众文化和地接的太近,换个角度,如果没有精英们去创造精品,以后还有什么能流传于世。

关于姚贝娜,我不是她的歌迷,也没听过她的歌。我妈知道这件事后说了一句话:“不就是个娱乐明星么?”一开始,我和我妈一样只是把这件事当作报道娱乐化的一个表现。后来牵扯到对记者的讨伐,在我看来太可笑了。那篇文章《每个人都有15分钟站上道德高地骂记者》说的太深得人心了:

 我很多次采访凶杀、火灾、车祸、跳楼等伤痛现场,寒冬腊月大清晨3点钟,打车二三百元到现场,冻得跟孙子似的,几个同行吸溜着鼻涕互换信息,警察处理现场又很慢,每个人心里都恨不得早点结束。这时,同行间的交流在外人看来有时候很冷血:

“他几点死的?”“怎么这个点车祸啊,我昨晚1点才躺下”“别提了,我赶到现场时,尸体都清理了,我拍个屁啊”、“我倒是拍了一张血丝呼啦的照片,可没法用啊,擦”——这帮人简直冷血无情啊,太不要脸了呀,消费别人的惨痛还这么兴奋……”

当然,提前写报道这件事是媒体行业的恶行之一,基本为了抢首发什么都能提前写,提前半年写的都有。也总是有人看见井盖不盖上等人掉下去,再抓拍个特写,写个报道。中国现代新闻业起步本来就晚,任何事物都有一个变化的过程,美帝搞黄色新闻那段时间比天朝现在的新闻凶多了,别看现在都标题党,这个“警惕,xx来了!”“可怕,妙龄少女竟xx!”“注意!这个xx不能吃!”黄色新闻时期才是多恶俗都敢写。你要非要骂这个,追根溯源还得骂道体制上,国有控权私人经营,我写什么你决定,还告诉我让我自己自由发展去吧,连一百块钱都不给我!我是最不喜欢骂体制的,有什么用呢?给传媒事业一些时间好么?(如果你还怀有期望的话)救救你的玻璃心,好么?

其实,关于记者和摄影师职业道德和工作执行的问题永远都是个无解,就如《亲爱的》里反应的被拐儿童抚养和生父母的无解矛盾一样。那副著名的摄影作品,非洲快饿死的小女孩就要被老鹰叼走,摄影师没有选择就小女孩,而是想着怎么选取角度拍这张照片,眼睁睁地看着小女孩要被叼走,反正你会说可以先照相再先救人啊。

哦,少年,世间哪有那么多两全。


陈博:每个人都有15分钟站上道德高地骂记者

惊惶庞麦郎



 


评论 ( 10 )
热度 ( 15 )

© 阿莓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