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立,四十不惑

文/藕叔

以前我读书的时候想最多也是最没用一件事情就是这书读得到底有没有用。按理来说读书之人最不应该想的就是这件事情。况且,你怎么评判有用和无用之标准呢?但是,现在人们做什么都在想一个利益问题,却忘了有些事情本来就是没有为什么的。

持着一种不功利的态度去读书毕竟是少数人,我没有那么高尚,思索无果之后问了我的老师。我老师开头的一句话,就让我顿悟,其实这个道理我们不是从初中开始就在背诵了么?

他说这个困惑是从孔子时候就出现的。

孔子这个读书人眼中的圣贤,最想用知识做的事情就是改变世界。

秦统一六国,但秦是最没有文化的一国,却用实力统一六合,而孔子那一套德的治国方略压根就得不到施展。夫子周游列国最后什么都没得到,甚至连衣食都不保,只有靠办学来维持生计,以此将思想传承后代。从某种意义上,也算统治者不能理解我,能拥有一大批粉丝也是不错。

那这么说,这书是读得是真没用,纯属自己在意淫做救世主。从古道今,有无数人妄图成为救世主,这个数值可能呈递减趋势。

最好的解决方式,古人也都给我们了: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又是一个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的道理。在没有能力改变别人的时候就改变自己,只有我自己改变了,管个屁用。作为一个长得丑的人,我很有不在朋友圈发自拍的道德感,长得丑的人千千万,我只不过是这个叫丑的海洋里的一滴水,我有没有真的有区别么?有句很理想主义的话叫什么来着,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按逻辑学来说,条件不成立,所以结果不可能成立。这和搞合作社没有区别,太理想主义,估计这句话实现的时候就是共产主义实现的那天。

我说我怎么越想越惑,于是,我老师又盗用了孔圣贤的话:三十而立,四十不惑。

子曰,三十而立,四十不惑。

以前我们对这句话都有着错误的理解,孔子说三十而立不是成家立业,而是精神独立,四十不惑是你的思想已经稳定到不会被任何人左右。

现代人之所以有中年危机是因为他们的人生全部是赚钱养家孩子,当孩子大学后便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了,无所事事的后果就是出现中年危机。还记得最新《黑镜》圣诞篇里面被关在那颗蛋里的人是怎么屈服于黑科技的么,当一个人真正无所事事时候真的会疯。这得想办法解决啊,不能一直那么危机下去,这不,广场舞就风靡了么。

怎么算真正的不惑,你要真正能做到,在洪流中就那么站在那里。在所有人都向左走的时候,你知道向左走时错的,你哪怕一个人也要向右走。你回忆下当年福岛核泄漏之后,你是不是买盐之中的一个。事后诸葛亮是最没意思的一种人,让我们尽情的鄙视他们。

这是个养生泛滥的年代,虽然这和食品安全有关系,但殊不知,真正重要的是养心,你看,北大哲学系的教授都活的特别久,他们能活的明白。不会因为鸡毛蒜皮斤斤计较,今天我职位被人顶啦,那人因为有关系超了你啊。这社会是什么样的,社会的潜规则我们都懂不是么?和知识没有关系。去区别就在于读书读到心里的人不仅懂,而且能波澜不惊。这个时候,仿佛觉得,确实是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了起来。

不需要为一些无谓的人和事情困惑,因为这些事根本不重要,这社会上唯一对你重要的人是家人。

后来用这句孔子的话我胡乱地安慰自己,也激励自己等到那个年纪能够达到这个境界。

临走之前,我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这样难道不会孤独么?他说,你觉得你孤独是因为你还是没有活明白。

关上门,我觉得自己好失败。


评论 ( 22 )
热度 ( 13 )

© 阿莓伽 | Powered by LOFTER